_ailu

燃烧的热情与不合时宜的严谨

Racodary雪貂少年:

写在前面:


大概也可以别名叫做《燃烧的白羊座和泼冷水的摩羯座》[[[够


前段时间太消沉了 虽然现在也不太好


但是为了治愈我自己和被我虐了的读者 我写了这个可怕的短打来安抚一下[[七夕写虐文的我真的错了


 


设定上就是摩羯座利威尔x白羊座艾伦[[感谢凯特小伙伴跟我讨论脑洞


韩吉男性[没错我就是喜欢这个] 还有并不容易喝醉的艾伦


R未遂出没注意 啊 还有原著向


角色属于创哥 OOC属于我


 


今天也感谢支持 阅读愉快


 


正文:


 


在天空刚刚泛起白色的时候,利威尔就醒了,或者说他根本没怎么睡。这个可怜的,烦躁的中年男人度过了一个噩梦般的夜晚,那大概是伴随着一开始的热情似火,中途的严谨自持,还有...最后的无果。


这太可怕了,他不得不压抑着那份性致勃勃直到天亮!简直是全然的挫败。而他居然还忍住了,他到底怎么才能忍住没把身边这男孩干到哭的?


 


调查兵团的士兵长皱着眉头看着躺在他身边熟睡着的少年,蓬松的棕色短发看起来是如此的柔软,还有嘟着嘴皱着眉头的睡颜,多么可爱,他喜欢的这个男孩。或许真是因为他闭着眼睛瞬间睡去的姿态吧,疲惫着的巨人少年让士兵长有些于心不忍。


 


「我是不是太宠着这小鬼了?」


 


利威尔叹了口气,揉了揉艾伦的头发。本来就散乱的短发变得更加一团糟了,而男孩只是抿了抿嘴唇,略略翻身,没有醒来。人类最强露出了难得柔和的表情,放弃了似的,他站起身拾起扔在一边的衣物——哦,那看着就让他心烦,明明都赤诚相见了却什么都没做!——他穿上属于自己的军服,决定还是提前去训练场。


 


一切就绪的利威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皮带扣,准备直接离开的他还是没忍住再去看一眼那男孩睡脸的冲动。就这么遵循自己内心欲望的士兵长走了过去,他站在床边看着艾伦皱紧眉头的样子,想着是不是应该停止韩吉无休止的巨人试验了。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艾伦动了动嘴唇嘟囔了什么,利威尔挑着眉毛,俯过身去听——


 


“兵长....唔...”——「哦...看来是梦到我了。」一贯冷静的士兵长露出了几乎难以察觉的微笑。


“兵长如果...就好了。”艾伦还在嘟囔着,利威尔没有听清。


 


“什么?”皱着眉头,男人情不自禁地问了一句。随即他就为自己这个有点蠢的行为感觉到了后悔,因为这个明显是在说梦话的家伙是不会回答他的。看这少年睡过去的样子他就应该知道。


但是仍有些好奇的利威尔允许自己稍有等待,他纵容自己站在艾伦的床前——他不会承认他只是想要多看一会儿这孩子难得柔软的姿态的。


 


等待是有回报的,就是,呃...有点难堪。


 


“利威尔兵长如果...如果再高一点,就是个完美的攻了。”说梦话的少年如此开口道,同时皱着鼻子,像是被自己过大的声音吵醒了似的睁开眼。


于是一夜好眠的艾伦就瞪大了他的绿眼睛看着站在床边脸色如夜色的利威尔兵长,男孩那属于野兽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太理想的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


 


「滚你妈的训练和巨人化实验吧。」利威尔内心的某根弦断裂了,「昨天夜里我干嘛要心疼这个臭小鬼,就现在,干哭你。」


 


他的上司兼恋人,扯着脖子上系得完美的领巾,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姿态把艾伦压在了床上。对此,这位青少年的裆部有些可耻地兴奋站立着。


 


“艾伦.耶格尔,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什么叫做完美的攻。”他长官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冷酷。


 


巨人少年舔了舔嘴唇,苍绿色的眼中有属于情欲的火焰燃烧起来。


“报告长官,我拭目以待。”


 


——毕竟,他们昨天晚上,没.做.成。


 


距离艾伦哭着求利威尔停下还有一个上午加午休的时间。


 


那么还是让我们趁机把时间倒带回前一天的晚上。


 


这段时间调查兵团的众人都有些消沉,大抵是战事上的没什么进展让所有人都提不起热情。这种低迷的气氛一旦笼罩了整个兵团,就会对下一次的壁外调查产生不好的影响。于是总喜欢活跃一下气氛(谈谈巨人)的分队长韩吉.佐耶先生,决定搞点儿酒来,开个小聚会,让各位紧绷的精神好好放松一下。


 


“所以...这就是这家伙醉成这样的原因?”利威尔完全没好气地瞪着已经神志不清,说话淌口水的韩吉,怀里揽着个满脸通红的小耶格尔。


“嗝!里维!...我们、嗝,这当然是必须得有、嗝...的放松...嘿嘿嘿嘿嘿。你要不要、嗝,也再来点?”


 


完全无法忍受这个红发男人的满嘴酒气,士兵长一脸嫌恶地推开了他,直接架着艾伦往地下室扛。身后大厅里的士兵还在群魔乱舞,而他唯一需要,也想要去担心的家伙就在他怀里——这个刚刚借着酒劲凑过来亲他的少年。


被火热的气氛挑起情绪,又得到了恋人“邀约”的利威尔,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踹开了地下室的门。这位摩羯座的中年男子在平日里冷静的外表之下,内心的欲火却是旺盛燃烧。


 


他勾着脚把门带上。而就在利威尔关门的瞬间,艾伦就恢复了正常的样子,除了仍是有些泛红的面色之外,一片清明的绿眼睛看起来就像他完全没喝酒。这装醉的巨人少年凶狠急切地从利威尔怀里把自己褪出来,用一个吻回应了士兵长的错愕。


他们喘息着纠缠在一块儿,被抵在门板上的男人愉悦地哼哼着,他享受着来自少年的主动进攻。两个人纠缠的舌头和来回交换的唾液点燃了这个晚上,令人愉悦的开端让这对儿同性恋人都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地硬起来。


 


“这回又是装醉?”士兵长使了一个力让他们的姿势调转过来。退开的距离和短暂结束的吻让男孩气喘吁吁地不满着——来自白羊座的热情是不容中断的,他们总会是那个一旦燃起欲望就难以消散的家伙。


“我必须,”绿眼睛的小“猎人”(这是指他的姓氏,耶格尔,你懂)凑过来舔着男人的嘴唇,眼睛里灼灼的火光像是能把利威尔整个儿烧成灰,“难得放松的机会,我当然想要和您一块儿好好利用。”少年勾起嘴角的样子让士兵长有点把持不住——满足他充满侵略性的恋人是他的兴致和职责所在。


 


“既然你期待已久,那我必然要如你所愿了。”


 


人类最强任由一个带些下流的笑容在自己脸上蔓延开来。他直接扛起了他年轻的恋人,在男孩儿的措手不及地惊呼里把他摔到床上。


而艾伦没什么异议地任由自己在床上摊开,苍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挑衅的意味——那仿佛是直白地告诉利威尔: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满足我。对此,士兵长兴味盎然。这才是男人之间的火花不是么,他得用力压制这个充满兽性的野生少年,用力量宣告所有权和正确的上下立场,任何的松懈都有可能让这男孩儿反扑过来——虽然从未成功。


 


于是那双一贯冰冷的灰蓝色眼眸也燃烧起来了,他热烈地注视着躺在床上兀自开始扒掉自己衣服的男孩,难以言喻的诱惑力让士兵长无法冷静。


 


利威尔扯开自己的衬衫压过去。


他手下是一片火热的麦色肌肤,这年轻人的身体柔韧漂亮,属于军人的薄薄的肌肉让这孩子看起来更加可口。难以忍耐这种混杂了青涩的热烈迎合,利威尔感受着他身下这鲜活躯体,对着男孩左胸口的地方咬了下去——那儿是心脏所在的地方,此刻这个重要的器官正为了这个重要的人而格外用力地跳动着。


 


为他的行为发出一声低吟,艾伦扭动着身子伸出双臂把利威尔压下来,赤裸着的胸膛紧贴着。他们互相推挤着,喘气如牛,为了勃发的欲望而情难自已。


 


然而利威尔在舔了舔他咬出的痕迹之后,忽然停了下来。


 


这男人皱着眉头直起身子,似乎非常的烦扰。


 


而更难过的是艾伦。绿眼睛的少年还在浴火焚身,刚才喝的一点儿酒此刻都化作热情在他的胃里火辣辣地烧着,延伸到四肢百骸,尤其是那个尤为重要的地方正硬的像块儿岩石。对于恋人的行为他只能难以忍受地皱着眉头——他知道,又来了。


 


“我们必须得先洗澡,艾伦。”刚才还难以自持的男人如此严肃地说着。


 


艾伦无奈地翻了翻自己的眼睛——他真的要对摩羯座不合时宜的严谨绝望了——他到底为什么非得忍受这个!这可是他的初恋!哪怕只有一次,他想要一场不管不顾的,被热情指引着的性爱。


 


“...兵长...哪怕只有一次,我们能不能不非得在意这个?”他痛苦地呻吟着拉着男人的胳膊,感觉自己的胃袋绞痛,下半身还在无法消退地站立着。


 


他的恋人选择无视了他蹭着自己手臂的行为,转而离开床边翻起艾伦的换洗衣物。这男人已经准备好将他的原则付诸实际了——当然,清洁至上,前后都有——如此见鬼的原则。


 


“走吧。”士兵长扔给艾伦一块儿可以完全裹住这少年的浴巾,然后自己披着衬衫就这么出去了。留下他的士兵恋人膛目结舌得一如既往。


 


「有时候摩羯座的死脑子和不解风情真让人想砍了他不是么?」来自艾伦.耶格尔第一百次对他恋人的抱怨,「明明真正热起来就像个性欲旺盛难以满足的痴汉...」当然后一句他绝不会说出口。


 


折腾了半天之后他们终于可以继续刚才的“正事儿”,艾伦感觉他对于利威尔就像个被放凉了之后的水果派,风味不减——个屁。真正的感觉是他简直就是被放了一周已经坏掉的派,让人完全提不起兴趣。至少他自己是完全没性趣了。


 


所以他直接推开了压在他身上的长官——


“不,我不想做。”


长官给了他一个古怪的表情:“你待会儿就想做了。”


 


这黑发男人低下头去摆弄男孩已经软掉的那根东西,“就像我们每一次一样。”


——被挑起热情的白羊座会像个真正的床上战士,他会用那双漂亮的绿眼睛以一种混合了情欲和迷离的凶狠眼神注视着利威尔,或是完全捂住眼睛咬牙切齿地呻吟。一旦利威尔有所放松他就会用力反转他们的姿势,就好像在挑战这位人类最强——男人对此欲罢不能。


 


但是今天这男孩似乎铁了心要拒绝他,他拍开他长官的手直接背过身去。那些麦色的光滑背脊和漂亮的臀部就这么暴露在利威尔充满渴切的视线里,艾伦全然不顾。


三十路的男人几乎是错愕的,拒绝了少年前不久的性致勃勃的士兵长,此刻也体会到了如少年适才的感受一致的愕然。


 


“你真的确定?”那双过分苍白的手开始把少年翻过来,未果。


 


他只能抚摸着那些漂亮的腰线和突出的脊椎骨——这年轻人还是太瘦了,但这也不妨碍利威尔对他产生性趣。


男孩只是不回答,以沉默应对这位摩羯座的热情,白羊座的别扭劲一上来也是完全无法阻止的。何况他觉得自己今天的确有点累了,不论是生理还是心理——谁能受得了每次在欢爱之前的一盆冷水?何况他今天还有过一次巨人化的练习,他实在没精力再去折腾。


 


但利威尔锲而不舍——摩羯座总是认定事情就一定会去做,哪怕知道结局会很惨淡——哦,可能这男人还不认为会结局惨淡。总之他得“做”。他转手去抚摸揉捏这少年的屁股和侧腰,这是两处不错的敏感带。


然而他得到的回应只有一句气急败坏的“我真的确定!”和被再次拍开的手。


 


「妈的这到底是怎么了?见鬼的。」


 


利威尔也有点儿烦躁起来了,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就毫无预兆地猛地把少年翻了过来,于是那双因为困意被打扰而泛着怒气的绿眼睛就盯着他了。


 


「这臭小鬼!主动挑起火儿的可是你!」


 


利威尔想冲他吼叫,却看到这男孩儿完全出乎意料地叹了口气,那听起来就像是真的累极了。艾伦把胳膊搭在眼睛前面,遮住了那一汪波澜着的湖水。


 


“我现在只想睡觉,就这样。”15岁少年的声音里带着疲惫。


 


对此,刚才还执着不休的士兵长几乎是立刻就妥协了,他软化下来,摸了摸艾伦的短发。接着他发现他不妥协都不行——上一秒还叹着气的小耶格尔在感受到恋人放松的瞬间就睡去了,滑下来的胳膊搭在利威尔的手臂上,放松的姿态让这中年男人有点于心不忍的宠溺。


 


“好吧...”他轻声叹息着回应,即使那个那个回答的对象已经熟睡过去。


 


于是不懂得抓住时机的摩羯座人类最强,就真的只能带着自己满肚子最强的邪火说服自己睡去了。


并且他还得在一夜的烦躁中迎接黎明。


 


这之后过了一段时间,阿尔敏收到了来自友人新的抱怨和疑问。


 


“嘿阿尔敏,我不得不感谢你的聪明头脑,这建议的确很棒。兵长在那之后再没那么坚持非得在做之前来个大扫除,但他变本加厉地选择了在浴池里...呃,一起,你懂...那就是...”


“行了艾伦,我不需要任何细节,感谢你的好意,真的。”


“好吧,好吧。但是我还有个疑问...嗯...”


“你大可以继续问,我知道我不能阻止你用那种‘我有话要说’的眼神把我逼疯。”


“唔...就是...你知道怎么能让兵长变得不冷静?要知道那天早上可真棒,我总觉得我似乎是在睡梦里说了什么,但我不记得。兵长只说让我感受什么叫‘完美的攻’。我的确感觉到了,真是非常完美,那天我们...”


“‘很完美’太棒了恭喜你好男孩,但是我真的完全不想知道细节谢谢你艾伦!”


 


阿尔敏在内心悲叹着,不论是总说话太过直白的白羊座友人,或是那个跟这位友人有着恋人关系,不善言辞却能用行动表达温柔,总在某些原则方面固执得令人头疼的冷静摩羯座士兵长,都足以让这位有意无意充当“恋爱指导”的天蝎座男孩儿陷入一种无奈的绝望。


 


而且他真的不需要任何细节,真的。


 


END


 


大概结合了一下我认识的白羊座和摩羯座的性格 放大强调了一下


OOC什么的太抱歉 总之就是这样的短打

评论

热度(64)

  1. _ailuRacodary雪貂少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