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ilu

「利艾」Life's Sweet Events

Dlna -杳悠悠:

-喵化艾伦正文。

-(#゚Д゚)


Life's Sweet Events

Chanpter.Lover of The Cat .



晚上利威尔抱着背对着他的艾伦在半夜醒过来,习惯性的紧了紧搂住细腰的手臂。



亲了亲吻艾伦的后颈,不对劲的触感让他咬了一嘴的栗色毛。



“艾伦……艾伦!”莫名其妙来的紧张感让利威尔发疯似的蹭坐起来,把艾伦翻了个身,“你……!”他搂的那里是艾伦,明明是一只穿着艾伦睡衣的猫!



“诶?利威尔先生?”那只猫说了人话,用毛毛的爪子揉了揉蜜色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瞪着大眼睛看着利威尔。



“你是艾伦?”



“对啊,我是艾伦,利威尔先生不认识我了啊?”艾伦猫站起来,幽幽的说着,满脸的毛看不出他什么表情。



“你怎么会是艾伦?”自称艾伦的猫咪的确有艾伦的声音,艾伦的身高。不过他怎么看都是一只会说人话,会用两条后腿站起来的猫咪。



“利威尔先生居然不认识我呢,唉,该怎么办呢……利威尔先生不认识我了呢……”艾伦猫朝利威尔一点一点地靠近,“喵呜!吃掉你!”艾伦猫一下子扑过来,把利威尔压着就准备用他尖利的牙齿咬破利威尔的脖颈。



“艾伦!”……





利威尔从梦中惊醒,身上因为艾伦的睡相十分的不好所以压在了他的身上。



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的利威尔居然被一个噩梦在半夜被吓醒过来,已入秋天,天气已经转凉。自己出了一身的薄汗,可想而知这个梦对于利威尔的可怕性。粗气还没喘匀,梦中残留的记忆又跑到脑海中央重新回放,于是带来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下意识的摸了摸艾伦的皮肤,还好,还是依旧嫩滑的肌肤,没有长出那些奇奇怪怪的毛发。



月光依旧静好,悄悄溜进屋子,给地板镀上一层奶白色的光。窗外的树枝好像时间停止了一般,定在花园里,一切都跟平时无异。不过,这并不包括一个梦。



安心的摸了摸艾伦的软软的头发,睡前才洗过的头发在利威尔长而白净的手指上留下清香。刚打算把他挪回自己身边的时候,他摸到了艾伦头顶上不该有的东西。



稍硬的软骨,被很薄的一层带着细小绒毛的皮肤覆盖。还有稍硬的长毛从里面延伸出来,刚刚不小心触碰到了那些长毛,这个东西还动了一下。



现在神经敏感到极致的利威尔全身不禁僵硬了一下,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猫的耳朵。



明明刚才做了个梦,不会现在还是梦吧?利威尔佩服自己居然会有如此夸张的想法。



抱着一种希望那是艾伦的恶作剧或者是自己神经太敏感而导致的错觉,利威尔推开艾伦开了床头的开关,伴随开关“啪嗒”的一声,屋顶上暖色的橘色灯光一下子闪的利威尔眼睛睁不开。现在不管艾伦会怎么跟他发起床气,他觉得这有必要让艾伦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瞳孔渐渐适应了灯光,艾伦依旧保持着推开他时的姿势乖乖趴在床上睡着觉,利威尔真的没搞错,艾伦头顶上莫名其妙出现了一对栗色的猫咪耳朵。尾椎骨延伸出了一条比他的大长腿还要长出一点的毛茸茸的尾巴。



利威尔无法相信,一条长得过分的尾巴,一对带着和艾伦发色一样的绒毛的耳朵,但是他真的是艾伦。



“艾伦,快起床。”利威尔翻过艾伦,艾伦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唤和灯光渐渐转醒。



“诶?利威尔先生?”纤细的手指蜷缩在一起,半握着拳擦着眼睛,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乖乖的坐起来,尾巴也乖乖的弯曲着躺在床上,栗色的猫咪耳朵自然的立在头顶。



还好还好,只是多了一点奇怪的东西而已,没有梦里那么可怕。利威尔安慰着自己。



“艾伦。”利威尔抱过艾伦,艾伦自然的靠在利威尔的肩上,蹭了蹭利威尔的颈窝,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继续睡,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了什么,抱着抱着又睡着了。



轻轻扯了扯艾伦的猫咪耳朵,不意外的看见耳朵因为感到不适而甩了甩,甩出了利威尔的手指,随后又自然的立在头顶。



“看来是真的啊。”抓过了艾伦的尾巴,捏了捏,吃疼的尾巴狠狠地甩了出去,朝着铺着床单的床铺上打的“啪啪”响,这个意思艾伦曾经给他普及的知识是,猫咪感到不满和愤怒就会使劲拍打尾巴以示不悦。只是打了两三下,接着又安静的慢慢摇了摇,轻轻用尾尖的部分拍了拍床。这个意思艾伦普及的是,感到满意和舒适。



完全是猫咪的习性了,怎么会这样。利威尔感受着艾伦的体温,脑子里却真的是一团浆糊,他除了想到这可能又是韩吉那个女疯子的“杰作”外,还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这么大胆在他利威尔眼皮子底下碰他的艾伦。猫咪尾巴轻轻甩过来,把利威尔的精瘦的腰绕了两圈,尾尖扫了扫利威尔的腹肌,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有些难耐,但是却不知所措的抱着睡着的艾伦猫。



算了,等到白天再说吧。



一圈一圈地解下缠在腰上的那根属于某只猫咪的毛尾巴,轻轻抚了抚栗色的头顶,耳朵十分自然的向后撇下耳朵,还亲昵的蹭蹭利威尔的颈窝。刚刚拿开的尾巴又再一次缠上利威尔。



“臭小鬼……”分明是红果果的引诱!利威尔泄愤一样狠狠朝艾伦半开的小嘴上咬了一口,自己却被艾伦猫咪一样的尖牙齿磕破了唇瓣。



二次受伤的利威尔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对待艾伦猫了。抿了抿唇上的点点血液,用简单快捷的方式把艾伦丢进被窝,明明一点都不温柔的动作,艾伦却一点都没有被吵醒的节奏都没有。用厚实的被子把艾伦裹了起来,自己盖了一个边角。不出两分钟,艾伦猫就扑过来,紧紧抱住利威尔,尾巴缠在利威尔的一条大腿上,温热瘙痒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鬼的尾巴毛怎么这么软,蹭着好舒服……



“臭小鬼真是麻烦啊。”



窗外依旧明月如初,圆圆的挂在黑色幕布的天空中,星辰陪伴左右,不寂寞。可是今天晚上利威尔得到的信息量却不一般。


……



“喵——!!!!!”



“……”利威尔被家里某只猫咪的一声惊嚎扰乱了清早的睡眠。



“利利利利利威尔!!!!”艾伦穿着棉拖鞋,从洗手间“啪嗒啪嗒”的跑出来,“为什么我睡一觉起来就多了一对耳朵一条尾巴,还有4颗尖牙?!而且……而且……而且舌头还变得好粗糙!!就像洗衣服用的板刷一样……QAQ”艾伦用泪泡眼盯着眼皮都不想抬的利威尔,两只栗色的大耳朵向下撇着,爬上床,白皙的手毫不客气掀开利威尔的被子抓着他的手臂不停的晃动着。



“……”利威尔想睡觉。



“利威尔……QAQ”艾伦抓起利威尔的手臂用小尖牙轻轻咬了一下。



“……”有点疼,但是不影响睡觉。



“……QAQ,老板……”艾伦扑到利威尔身上翻来覆去地打着滚。



“……”臭小鬼。



“老公……QnQ”艾伦叫不动装睡的利威尔,故意坐在利威尔身上,还不停的蹭着利威尔某个地方。



“……臭小鬼,有完没完了!”一个翻身把喵喵叫的艾伦压住,有了晚上被磕破嘴唇的经验,熟练的把舌头送进艾伦的口腔里。接着就是一阵排山倒海的攻势,现在的艾伦极其的敏感,轻触着他的肌肤都会轻轻的颤栗,更别说利威尔此刻对艾伦的某些特殊感觉还加上可怕的起床气。



“利、利威尔先生……”艾伦的尾巴又情不自禁的缠上利威尔精壮的腰,双腿也顺势盘了上去。双手被利威尔按在头顶上的位置,双眸雾朦朦的,看上去十分秀色可餐。



“臭小鬼,干嘛。”



“……我……我想知道……耳朵,尾巴,牙齿,舌头……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利威尔翻身把艾伦抱在身上,“你也不知道吗?”



艾伦趴在利威尔身上,脑袋一个劲地蹭着利威尔的脸,“不是利威尔先生弄的么?”




“啊……那就是韩吉那个女疯子了。还有,臭小鬼刚刚不是叫我老公吗,继续叫老公啊。”




“利威尔先生,那个是、是你幻听了!”



被调戏了的艾伦继续嘴硬着,把脸埋在利威尔的颈窝,尾巴松开了利威尔的腰,慢慢的摇着,很悠闲的样子。



“利威尔先生,”艾伦搂着利威尔的脖子,晶晶亮的眼睛盯着利威尔。



“嗯?”原来这小鬼眼睛没有变成猫瞳吗,变成猫瞳会很奇怪吧?



“今天中午……有鱼吃吗?”



“为什么你不说今天中午我能吃掉你么?”



艾伦感受到了来自利威尔的独特的压迫感,并且紧贴在身上的衣服正在逐一滑落在地,“可是……利威尔先生……”



“吵醒了我睡觉,那么,总得补偿我吧?”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42)

  1. _ailu汐酱的南瓜炉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