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ilu

#利艾#将恋人射杀之日#

淑逑_:



伴读BGM:恋人を射ち堕とした日



————————————————》》》》》

 遗忘了的东西就不存在了吗 】

黑色的巨爪伸向青年,在月光下泛着惨白的尖锐兽爪上还滴着血液,金黄色的瞳眸在一瞬间极力睁大到最大限度,凌乱的喘息声在空旷的房间内四散开来。艾伦捂住自己的脸大口的喘息,今夜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噩梦惊醒,在呼吸逐渐平稳之后艾伦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却透过镜子看到了脸色苍白无比的自己。
“还真是难看啊。”
喃喃自语了一声,艾伦从床上爬起,他推开门径直走到院中的水池边,捧起一把水便往脸上扑,水珠顺着他被打湿的头发缓缓滑落,柔和月光下的他却眉眼之间多了分凌厉的弧度,听闻村民们说北邙山又出现了一头魔物,已经有数十人丧命。他一拳头狠狠砸向水面,层层水花荡起飞溅到了艾伦的身上,冰凉的液体将他原本烦躁的心情盖住了几分,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看了一下已经开始泛白的天色便决定即刻出发。
披上袍子的他提起自己的箭筒,却在触摸到自己弓的那一刻手不可抑制地一抖,箭从箭筒中跌落,哗啦啦地散了一地。艾伦有些懊恼地站在原地,一边责怪着自己的粗心大意一边蹲下身子将箭矢一支一支拾起。
听到这位看起来眉目清秀的青年要去北邙山,赶马的车夫眉头一皱,他好心地劝说道:“你没有听说那边有魔物出现吗?已经有很多人死在那怪物的手中了。”“我知道。”艾伦在车夫不解的目光中拉下斗篷,他朝着车夫微微一笑,“但是这种东西,总得有人结束它的生命。”
话已至此,车夫也不好再说什么,在他的目光扫到艾伦身后所背着的弓箭和箭筒上之后他的眼神中瞬间多了几分敬意。
白色与蓝色交织的箭羽代表着崇高的自由,是神教派来猎杀魔物的神官吧。
车夫咂了砸嘴,一挥马鞭马车便向着北邙山开始进发,艾伦的手捏紧了呜套,彻夜难眠让他现在看起来脸色相当不好,这对即将猎杀魔物的神官来说是相当危险的,按理来说正常人都不会选择即刻面对魔物,但是艾伦今天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往常的镇定,到了北邙山的山脚处,车夫停下马车对艾伦说:“对不起啊,前面的路我也不敢走,听说那魔物的活动范围已经扩散到整个北邙山了。”他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付了车钱再向车夫道谢之后便朝着北邙山深处走去。
漆黑的林子中并未有什么不对劲,但艾伦没有放松警惕,已经猎杀过数十头魔物的他有足够的经验,很多神官都是在觉得毫无异样后被从背后突然冲出来的魔物夺去了生命——包括他的父亲和母亲。

【 你真的不记得他了吗 】

艾伦猫着腰穿过灌木丛,犹如雷鸣般的巨大的声响突然从前方传来,大地剧烈的震颤使他整个人一僵,艾伦赶忙屏住呼吸就地伏下身来扒开眼前的枝枝蔓蔓互相缠绕的枝叶,静静地等待着。
眼前数百米开外黑色的巨龙静静地盘踞在发亮的墨绿色水晶之上,吐息之间暗色的鳞片在月光下折射出引人注目的光芒,艾伦紧紧盯着那头看起来并未有任何异样的巨龙,不知为什么这怪物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算了……杀都杀了那么头了……还会怕再多一头吗……”
艾伦在心里默默嘀咕着,他从背后的箭筒中取出一支箭来搭上将弓弦拉开圆如满月,一双金眸被从未有过的认真神色彻底充满,灿金色的火焰围绕着箭矢顶端疯狂涌动,艾伦缓缓吐出一口气,眼神在一瞬间凌厉地似乎要灼伤他人之眸,瞄准之后他那拉住弓弦的手暮然一松,金黄色的箭矢带着一连串飘逸的尾焰悄无声息地划破了夜空,箭矢飞出数十米后方才听到划破空气的声音,超越声速一般地朝着巨龙额上象征力量的水晶狠狠冲去。
瞬息之间箭矢已经飞跃至水晶不到两米之处,就在艾伦以为要得手之时,金色的箭矢突然如同被无形的手给握住了一般停驻在半空中再也无法前进半分,艾伦心中一惊,却见那巨龙缓缓睁开了原本紧闭着的双眼。
近乎墨色的蓝中带着魔物独有的冷漠与嗜血,艾伦在与巨龙对上眼的那一刻情不自禁地开始发抖,他突然想起这几天梦魇中那巨大的黑色利爪,与眼前那缓缓站起身来的黑龙重叠在一起。
“救……救……”
他看见那黑龙双翼一震便飞上了天空,在月下盘旋了几圈便朝着自己的位置狠狠俯冲而来,他还来不及反应,背着箭筒就地一滚,狼狈但却迅速地爬起来拼命逃跑,狼狈但却迅速地爬起来拼命逃跑,所幸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 相逢就是注定破灭的誓言 】

艾伦咬着牙在奔跑中抽出一支箭来迅速朝着巨龙射出,威力并没有自己方才全力一击的大,所以更不可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该死的,难道这要死在这儿了?”
艾伦低声骂了一句,他一边奔跑着一边试图找到能掩蔽自己的东西,然而正上方越来越大的黑影逐渐笼罩了他的四周,他一向擅长一击毙命,然而巨龙并没有给自己任何集中注意力的时间,漆黑的光团从巨龙口中喷射而出,夹杂着灼热的温度撞击在艾伦的周围,蓝黑色的火焰犹如流动的液体在草地上形成圈状扩散开来,强烈的热流将艾伦冲出十几米,他有些恼怒地拉弓搭弦,金色的光芒在箭端凝聚,犹如闪电一般朝着巨龙疾射而去,金色的箭矢在艾伦欣喜的目光中与巨龙额头上的水晶轰然相撞。
他迅速拉开几百米的距离,目光一动不动地紧盯着缓缓消散的烟尘,左手一抖金色的光芒再次汇聚于箭端,他瞄准了烟雾的中心,不知为何他对于这次的魔物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

下一秒烟尘被强烈的气流彻底吹散,巨大的黑影从烟尘中冲出,一路带起空气爆裂的声响在瞬息之间便来到艾伦面前,艾伦拉着箭羽的手还来不及松开便被扑倒在地,尖锐的獠牙在冷月下闪着寒光,他咬紧牙关视线与巨龙森寒的目光对撞,巨龙突然发出尖锐的长啸,震得他耳膜生疼,他紧握着箭羽的手刚要松开,一只冰凉的手突然抓上了他的手腕。
巨大的黑影缩小了许多,他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有着巨大双翼的男人,蓝黑色瞳孔中的暴虐拼命涌动着,如同冥河之水一般冰冷刺骨的寒意让艾伦生生打了个寒颤。
“利……威尔?”
陌生的名字从自己的嘴里跑出,艾伦微微一愣,他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人,却能清晰地说出这个人的名字。
利威尔·阿克曼。

 一切都要追朔到他们相遇的那天 】

他在心里一遍遍默念着这个名字,被封锁的记忆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艾伦呆呆地望着上方男人的脸,利威尔冰冷的眼神也因为艾伦的声音而有了一丝波动。

[利威尔大人!我是这次任务的实习神官!请多指教!]
第一次出任务,他得以和自己最为崇拜,也是当今世界上最为厉害的神官一同执行。心中被激动充斥的他用近乎火热的目光盯着那个最强神官的背影。
[认识这么久了,被你这么尊称还是第一次。]
黑色的长袍随风舞动,男人微微侧头,看着少年信心满满的样子嘴角不由得上扬了几分弧度。
[可别拖我后腿啊,臭小鬼。]
男人这么说着又转过头去,担心男人瞧不起自己的实力,艾伦慌忙回答说。
[我会完成任务的,利威尔大人!请您不要小看我!]

【 那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

[艾伦!躲开!!!]

那一天,世间最强的神官在最为崇拜他的小鬼面前被魔物抓伤。
蓝黑色的诅咒从魔物的爪子上入侵到利威尔的体内,利威尔反手狠狠给了那该死的畜生最后一击,他盯着自己开始蠕动变黑的皮肤,平静地近乎可怕。

[艾伦,快走。]

蓝色的符印在男人指尖流动,他一把推开站立在一旁瞪大了眼睛泪水哗哗往下流的艾伦,用带着许些烦躁的声音催促着。

[我没事的,快走,臭小鬼。]

在传送阵启动的那一瞬间,艾伦看到利威尔的头上长出魔物特有的犄角,红色的光芒在男人的眼瞳里闪烁,利威尔转过头来,视线与已经彻底失去思考能力的艾伦轰然相撞。
那个时候,艾伦就知道。
利威尔已经不是利威尔了。

【 如果这一刻是注定 至少让我最爱的人来动手吧 】

那是他为救他所负的伤。
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没入草地融入泥土消失不见,艾伦握住箭羽的手开始大力的颤抖,他开始有了“就这么被利威尔杀掉好了”的念头。
“艾伦……”利威尔将额头抵上艾伦的额头,他睁开眼睛对上那慌乱的金色瞳眸,利威尔努力维持着脑中唯一的一丝神智,他指了指艾伦手中的弓箭,贴近艾伦的耳朵轻轻说道:
“杀了我,艾伦。”
“……我……不……做不……做不到啊……利威尔……”
艾伦剧烈发颤的双手被利威尔握住,男人低头在青年唇上落下轻轻一吻,利威尔睁开眼,第一次开口向人请求说:
“至少让我最爱的人来动手。”
金色的瞳孔在一瞬间瞪大,挽弓满弦如霹雳,哭干的眼泪,化成悲哀的蓝色火焰,变成银色的箭矢穿过男人的身体飞向天空,红莲业火如螺旋般贯穿了他的身体,烈火侵袭了整个夜空,青年躺在地上,他眼睁睁地看着利威尔在无数的光箭中朝着自己微笑,然后化为灰烬随风逝去。

 从此这个世界上,便再无我爱之人 】


END



评论

热度(27)

  1. _ailu淑逑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