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ilu

景琰喜欢的,到底是谁? 也谈林殊,梅长苏和苏哲 (梅长苏的殊苏二相性)

写得太好了

殿什么下:

看了不少苏兄纠结自己是谁的文,把以前的老文拿出来贴一下。说说到底想看到怎样的文~~


————正文如下————————


谁是林殊?奇兵绝谋,纵横往来有不败威名的少年将军,是金陵帝都最耀眼最明亮的少年。雪夜薄甲,逐敌千里,奇兵绝谋,纵横往来有不败威名的少年将军。后因梅岭惨案,身中火寒之毒,改名换面,蛰伏江湖。




谁是梅长苏?琅琊榜首,江左梅郎,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宗主。前为赤焰军少帅林殊,才华无双,后因梅岭惨案,身中火寒之毒,改名换面,蛰伏江湖。虽缠绵病体,但容颜灵秀,气质清雅,心怀赤子,精通音律,才冠绝伦,蝉居琅琊公子榜榜首。




谁是苏哲?为方便行走江湖,梅长苏取的化名。帝都之中满腹奇诡,算无遗策的麒麟才子。是搅动金陵背后的幕后黑手,不动声色干掉各部大人物以辅助失宠皇子靖王上位居功至伟的谋士。




当我们在看得时候,会忽略了其实梅长苏和苏哲代表的是林殊的两种不同去向。梅长苏未入朝堂的时候,在江湖上的地位,足以让他逍遥一时。我也能拿出一堆从江湖贵公子的武侠小说来作比。但是,这样的江湖杰出人物,却背负了朝廷的争斗和七万冤魂的血案。所以,他注定不得逍遥快活。而苏哲,则是他为了血洗冤案,讨一个公道的化身。问题是失去了血债血还,快意江湖的洒脱豪迈,他需要以朝堂争斗的方式上位来讨得一个公平。而在没有任何朝堂助力的情况下,他只能走曲线洗冤的道路。先扶除掉阻力,辅助靖王掌握权力,在这过程中兼复仇,因为那些阻力,很多也是复仇对象。




所以没有林殊的冤屈,就没有病弱志坚,潇洒江湖的梅长苏。没有势力遍布江湖的梅长苏,也就没有算无遗漏的苏哲。但是关键一点是,没有林殊的冤屈,后两者都不会存在或者也没有存在的必要。问题就是,走到最后一步的苏哲,有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我想,他最想做回的,还是林殊,因为那是他的起点,也是失去一切之前他一直相信自己要走的路,做的人。但是无论是朝堂的发展还是梁帝的选择,都决定了他无法做回林殊。更何况,所有的人事和以前都不同了。他的朋友,成了他扶助的君主,他要效忠的对象。他的婚约者,成了镇守一方威名赫赫的郡主。即使他能做回林殊,他也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因为他即使回来,也不是以前的小殊了。但是,如果没有林殊的选择,天下太平的话,自己病弱需要调养,他还是可以做快意江湖的梅长苏。携所爱和知己看尽人间美景,品尽人间美食。或者选择江湖道义,为平定一方做出贡献。如果不能在朝堂堂堂正正地出现,那么梅长苏,不失为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对于和盟中众兄弟相处甚欢,有时还被欺负的盟主,江左盟梅长苏其实代表的是江湖情谊,是在失去林殊身份后让林殊的灵魂还存活下来的土壤。当看到苏兄和属下相处的时候,你会庆幸他还有这样一帮好兄弟愿意跟随他,陪伴他度过最难熬的时刻,也帮助他能实现自己的心愿。那份轻松和笑容,不同于和景琰的知己之交,却是让他不至于沦落到孤单和绝望的陪伴。也是这些人的誓死追随,让他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人间始终有正气情谊的存在,世界并非只有遮盖太阳的黑暗。




那么谋士苏哲,到底于苏兄而言,是怎样的存在呢?他厌恶憎恨自己身为谋士的自己吗?就如同他说的,本来挽弓射雕的手,却要在地狱里搅动风云。他所厌恶的,其实是不得不以非正义方式甚至会牵连无辜的做法来伸张正义的方式。因为原本他的字典里,对错写的无比分明。他明知忠义情谊正大光明为何物,却要以谋划和见不得人的手段来恢复清明,匡扶原本的正义和一切他所认为对的东西。憎恶着这样的手法,却非常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一切以及苏哲存在的必要性。与其说他憎恶这样的自己,不如说他憎恶为何需要他这样做的现实。




他的痛楚,来自于现实撕裂他的本心,无论是本来的样子还是以前的价值观和做法,都不得不做出极端相反的调整。他的折磨,来自于明明是林殊的心,却要以苏哲的面目和手段,出现在知己面前;误会倒也在其次,但是最大的折磨,却是他连澄清误会的机会,也不得不不给自己,甚至要制造误会。(关于他刻意要给靖王自己是个谋士的误解,其实是为了保护所余人包括靖王。因为一旦发现他的真正身份,最痛苦的,并不是要死去的人,而是活着的人。可惜,他算无遗漏,却忘记了自己的心和别人的真情。)身为谋士,却不能有一颗纯粹的心,不能不说是他的失败。但是,当他意识到他的失败时,也是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情,并不只能以谋划来实现,不能因为谋划而失去了最初要保护的坚持。(这里不能不说,靖王的坚守和坚定,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正是在那个时刻,谋士苏哲明了他的心里,始终有林殊的赤子之心,无论何种面目,他都无法彻底放弃的初心。而最后他站出来质问当初冤案为何不能得到平凡,他已经不再是苏哲的身份了,而是林殊和几万忠魂正义的质问。




林殊正是因为成为了梅长苏并选择成为苏哲,才经历了身体心理上的蜕变。他不再是那个单纯不懂黑暗最耀眼的帝国明珠,而是从地狱里带着仇恨回归却选择了唯一正确方式的成熟男人。他并没有因为仇恨而吞噬自己的本心,也没有因为谋划而把牺牲看作理所应当,他在走上复仇之路的同时,依旧心怀怜悯,背负伤痛,承担一切为此付出的身心代价。




正如少阁主说的,谁认识林殊,我认识的是梅长苏。苏兄自己也说,我已经做了十几年的梅长苏,这样结尾,何尝不好。或许对于回不去林殊的他来说,梅长苏已经是他最好的选择了。而苏哲,只是一个影子,一个达到了目的也就没有存在必要消失在阳光里的阴影。梅长苏于苏兄而言,是一个彻头彻脚地蜕变,是他经历痛楚后找到的一个新的支点和起步。虽然失去了林殊的形,但是林殊的魂依旧存在;虽然不再飞扬,但是情怀依旧还在。长苏也是苏兄功成后的退路和另一种可能性。但是苏哲,却是苏兄失去初心变成令自己憎恨的那类人的的象征。完全变成苏哲,就意味着苏兄可能在此过程中渐渐失去本心,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连原本想要保护的都可以割舍。所以他会说自己的心变得越来越黑暗,而和这样的人交往,如何见毒蛇,饮毒酒。与其说他是讨厌,不如说他是害怕。他怕自己也会沦于不得不做事的压力,导致把最开始的目的抛之脑后,牺牲了最宝贵的林殊的纯粹之心。如果真的是那样,才真的是粉身碎骨,神形俱灭,林殊才真的死去了。




林殊是一切的起源,也是最后的结束。因为,最后他终于可以以纯粹的不再需要手段和谋划的自己,去打一场保家卫国的仗。这同他当时离开友人亲人爱人的目的,完全一样。无论是怎样的外在,他终于可以做到挽弓骑马,与同袍战士们共赴战场,堂堂正正地沐浴在阳光下,做回那个最耀眼的年轻人。我想,他一定是享受每一天做回林殊的日子,而最后的逝去前,除了挂念放不下的那些人,他的心里,并无半丝遗憾。因为,他又回到当初的轨迹上,做回了自己。




我佩服在苦难里崛起的梅长苏,身处江湖却依旧心怀天下,也敬仰顶着谋士面目出现,却依旧心怀大义的不纯粹的谋士苏哲,但我更心痛那个走过了一切风景看到了各种可能性却依旧选择回归最初自我的林殊,因为正是他骨子里的这份执着炙热,才会有赤血长殷,才会有千万人不惜以性命相许,保护他们的所爱的家国。




——————————我是分隔线——————————


结论,不可能把林殊梅长苏苏哲分开来看,因为他们都有林殊的灵魂。如果会喜欢,是青梅竹马的林殊,是忍耐撮骨削皮火寒之毒的梅长苏,也是心怀赤子之心无法作纯粹谋士的苏哲。还有最后堂堂正正三合一走向战场的苏兄。


恩,所以呢?我喜欢看怎样的文呢?只要你们写的出,我就看!红白玫瑰梗也是很好的呀!!!


但是,如果能让苏兄不要那么纠结自己到底是谁,我会很感激地的!! 或者最终知道自己的存在,到底是怎样的价值,那就更好了~~~ 

评论

热度(81)

  1. _ailu殿什么下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