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ilu

【琅琊榜剧评】关于萧景琰和梅长苏之间的感情

目标幸运S+:

代发ww


这里是关于琅琊榜的苏靖两人感情线个人解读,部分整理自和基友讨论的内容(这个基友就是我)。主要还是因为最后几集实在太感动,就忍不住写了这篇。


>>靖王为什么一直认不出苏哲就是他的小殊?


>>林殊在靖王的心里到底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苏胸为什么一直对靖王隐瞒身份?


>>靖王心中的梅长苏和林殊


>>苏胸为什么想要离开?


>>苏胸的谎言和献祭似的付出


>>多年后的景琰





>>靖王为什么一直认不出苏哲就是他的小殊?



景琰:“我有一个非常离奇,非常疯狂的念头。有那么一瞬间……我居然以为他就是小殊。” 
 


除了萌大统领和夏冬外,其他人都是自己猜出来的。火寒毒只是改变了他的容貌,十多年的隐忍也只是抹去了林殊的骄傲张扬。可是说到底林殊这个人是没有变的——所以霓凰很快就认出来了。
但即使苏胸在靖王面前有更加小心刻意掩盖过去的自己,按照靖王对林殊的了解,靖王怎么可能会一直认不出来?
他其实一开始就已经注意到了很多细节,他说“想问先生是否听说过,炽焰少帅林殊?……先生方才那番言谈,让我想起了他。”
但为什么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确认苏胸就是林殊的? 
因为靖王潜意识里就已经拒绝了去接受这个可能。
因为真相对他来说,痛苦程度比所有人都深。 
 


靖王当时精神恍惚从大殿上走到母亲面前,说:“我就快认出他了……我应该认出他来的。” 


这就是靖王潜意识里拒绝相信。


当初霓凰认出来的时候,哭着说你就是林殊哥哥,可是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你以前这里有颗痣的。


而靖王?


靖王根本就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对他来说真相已经痛苦到令他产生下意识的抗拒。


他早就潜意识里发现了他是林殊,不是怀疑,是肯定。所以他才会说,“我一定是疯了,我居然会有这样的念头。”
但是每一个几乎要真相大白的契机,他都不肯深想下去,难道真的是屏幕前的各位大骂的智商下线吗?只要身边有任何一个人给他一个台阶下,无论是多么荒谬的搪塞,他都不愿再追究下去。


——他说:“小殊就算回来,他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小殊当年是那般骄傲张扬……从不知寒冬雪意为何物。而梅长苏呢,他总是低眉浅笑,算计人心,拥裘围炉,没有一丝鲜活之气。”
变成了这样的林殊,你让靖王如何能接受?林殊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靖王根本不敢细想,因为每细想一层,就在靖王心里刻下一刀,鲜血淋漓。
所以他很矛盾,他想要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但他又害怕得到这个答案,他想听到他们是同一个人,却又不希望他们是同一个人。




>>林殊在靖王的心里到底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景琰:“先生与我,如同一人。”


整部剧里,其实林殊在靖王的心里才是最特殊的。当年二人竹马竹马,从小一起玩耍到大,一起征战沙场,就像誉王说的:“当年靖王和林殊关系实在密切。”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有多深其实从靖王内心一些蛛丝马迹就能够看出。
当年靖王带着那颗珍珠满心欢喜从东海回来,却发现已是朝局大变,物是人非。一个不知真假的罪名导致他最亲近亲人们尸骨已寒,而和他感情最深的那个人也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甚至连手中的珍珠都没有来得及送出去。

靖王了解小殊,就像苏胸了解靖王一样。他知道这罪名不可能,所以他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懊悔忿恨和恼怒,都是导致他接下来这许多年被完全冷落的缘故。他最亲的这些人都含冤而死,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切,这些人,这些情绪,后来慢慢都融进了他整个人的一部分。但是——
林殊对他来说,是特别的。
他忘不掉林殊。这个忘不掉,和忘不掉当年的其他人不一样。
相隔十三载,他心里最重要的地方其实一直住着一个人。他会时时想起他,所以他会努力让自己忙起来,让这份根深蒂固的过去埋藏在心里努力不去触碰。但是回到金陵之后的靖王,看见旧人旧景,这些情感又开始逐渐生根发芽。所以他在这百味陈杂的煎熬下,自己跑到深宫里唯一可以吐露感情的人,他的母亲面前说,他想林殊了。
这份放不下的感情压抑在心里十三年,他不敢被别人知道。
他说:“小殊真的回不来了……纵然我萧景琰七珠加身荣耀万丈,又有何意趣?有何意趣!”
所以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会到母亲面前卸下他一直以来包装在外的坚强。
他还清楚记得曾经两个人之间的那些点点滴滴,那些互动和承诺,他记得林殊身上的所有细节,记得林殊的每一个外人难以察觉的小习惯。这一切,都没有随着十多年的时光消失在靖王的记忆里。
即使十多年过去了,他甚至仍然会下意识留意身边的人是不是也有类似的习惯——这说明什么?
如果一个人可以被另一人从潜意识里影响十多年,林殊在靖王心里的特殊地位只有他自己知道。 




>>苏胸为什么一直对靖王隐瞒身份?



蔺晨:“他一直不愿意恢复林殊之名,何尝不是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呢。”  
 

虽然答案在剧里反复提过,就像苏胸说的,如果被靖王知道了他就是小殊,靖王当然不会放开手脚的去做任何可能会置苏胸于危险境地的事。瞻前顾后必然坏事,这样苏胸就没法放心去谋划。
但是苏胸的刻意回避,除了那些与大义相关的理由,真的没有一点更深层次的私心吗?

让我们先来看看苏胸心中的自己:
“林殊已经死了。”
苏胸的心里,林殊已经随着七万炽焰冤魂死在当年的梅岭,而活下来的,是“来自地狱”的梅长苏。一个由仇恨构成,为了完成一个使命而存在的梅长苏。


为了这个使命,他变成了一个林殊曾经最讨厌的人。
他说:“……我这双手,也挽过大弓,降过烈马。可现在也只能在这阴诡地狱里,搅弄风云了。”
他失去了曾经属于林殊的朝气与活力,他觉得自己阴暗,诡计多端,不择手段。他一直在自我唾弃。所以从一开始他就说:靖王接受不了夺嫡之路上的黑暗,那就让他来替靖王承担。


他说:“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那些阴险歹毒的事情,让我一个人去做就好了……景琰不能和我一起承担。”
他愿意为靖王揽下一切为了达到目的所需要的心狠手辣,留给靖王他的赤子之心。
而抱有这种想法的他,当然更加害怕被靖王知道他的小殊——其实早已变成了令人憎恶的这个样子。
这些年的黑暗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自卑的圈,把他捆死在里面。他有太多的心事。他不想让景琰这个知道他从前一切的人看到如此不堪的他,他希望留在景琰心里的小殊,依然是当年那个心高气傲,朝气蓬勃的林殊。

所以后来靖王想要留下他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
“在你身边,绝对不能有苏哲这样的谋士,否则天下人会误解你,以为你也喜欢制衡权术……我已经做了十三年的梅长苏,早就习惯了。就让当年的林殊,永远保持大家记忆中的样子,不也挺好吗?”
苏胸知道化名为梅长苏的自己为了达到目的算计过别人,伤害过无辜的人,他费尽心思给靖王留下一个干净的朝堂,自然阴诡的梅长苏是不能留下的。但是林殊呢?
梅长苏不是林殊,林殊已经死了。霓凰不懂,萌大统领不懂,而靖王……也不过似懂非懂罢了。


 


>>靖王心中的梅长苏和林殊



景琰:“……就算我听你的,不去争林殊这个身份,难道你在我面前,还一直是梅长苏吗?”

林殊在靖王心里的位置不必多言,前面也分析过了。
那梅长苏在靖王心里,又是什么地位呢?
最开始接触苏胸的时候,靖王就已经先入为主的给苏胸盖了“最讨厌的玩弄权谋的人”这个戳儿。而这个烙印一直深深刻在靖王脑海里的梅长苏身上,阻止他发掘其实苏胸就是他的小殊这个真相。
后来随着更加深入的互相了解,靖王发现这个人,好像也没那么阴暗可恶。
这个人和林殊太像了。
靖王对于苏胸这种情感上无意识的接近与信任,与之前理智上给苏胸盖下的戳儿,都是后来被人挑拨离间成功的导火索。所以当别人挑起事儿的时候,靖王代表理智的那个小人就马上高举“苏胸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的旗子,直接炸了靖王代表情感的那个小人。
他说:“若不是对梅长苏推心置腹,我又何至于如此失望。”
可是到底为什么自己跟这个玩弄权谋的人推心置腹?难道就是如他所想,因为之前谈话太过投机导致他忽略了苏胸本来就是个阴险的人的这个烙印?靖王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自然也想不通。然而拥有上帝视角的我们会发现——因为他本能的信任林殊。而苏胸,身上满满的都是林殊的影子。
这种感觉埋藏在靖王的心里很久很久。
后来误会解开,靖王回想起毅然斩断铃铛的自己,整个人是崩溃的。
靖王:“那日他从苏宅赶过来看我时,不也是漫天大雪吗?”
这个时候在靖王心中,林殊的影子已经渐渐融入了梅长苏。靖王对梅长苏,也渐渐产生了到真正信任和依赖的转变,他会担心苏胸,他会舍不得。他会想给苏胸未来铺一条路,把这个人留在自己身边。到最后,当他自大殿上回去芷萝宫的时候,斩断铃铛那一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因为这是他对林殊的,也是对梅长苏的,愧疚与懊悔。 
还记得之前他说:“我很难相信小殊就这么死了……我不想他活在我心中,我想他活在这个世界。”
——不管林殊变成了什么样子,萧景琰都会再次接受他。
 
所以回到这句话——“难道你在我面前,还一直是梅长苏吗?”
小伙伴们争执靖王到底有没有接受梅长苏,其实,梅长苏在这里不过是代指靖王一开始心里认为的那个搅弄风云的谋士,和他只是利益关系的梅长苏。


而小殊,是他的那份感情。


这份感情存在于眼前这个人身上。不管眼前这个人是什么化名,他都是靖王心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苏胸为什么想要离开?



蔺晨:“地狱归来,不可久留。想必他也清楚。”

苏胸化名梅长苏,隐忍十三载,就是为了完成梅长苏的使命。
使命完成后,梅长苏也将随之消失——而他的目标,也不过是撑到梅长苏完成他的使命而已。至于之后?他大概觉得可以安息了吧。
那后来遇到了景琰还有许多其他故人,相处了一年半载下来,苏胸对离开这个世界就真的就没有什么念想了么?
有时候他可能真的觉得舍不得死,毕竟他脑海里还有静姨,霓凰,萌大统领,聂大哥等等等等。可是这些人都把这个连他自己都唾弃无比的“梅长苏”喊作“林殊”,或许其实都侧面的加速了他作为“梅长苏”的自毁情节。
他心头还有有一个名为靖王的结,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说:“……因为人的心,会变得越来越硬。” 
苏胸在感情问题上简直是令人跳脚的克制。
在谈论到景琰的时候,他说:“大家有共同的目标,谁也不亏欠谁的。”
是啊,如此,他就可以心安理得作为一个和靖王毫不相干的局外人,冷静的为靖王付出一切,冷静的计算着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死。
当时他央求蔺晨再给他半年的时间,也不过是因为“只有我能够安抚住景琰。可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倒下。我还要等着……等着看景琰大婚,监国,一步步地掌控朝局。”
那然后呢?平了冤扶持靖王上位,把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即使心底里舍不得景琰,他也很清楚是时候离开了;他觉得会成为景琰污点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站在景琰身边?
况且他也知道他大限将至。他只能尽自己所能,去为景琰铺好日后的路。他不会留在靖王身边,也因为他不想让景琰亲眼看着他不久之后就要离开这个世界。


 


苏胸单方面的觉得他已经为景琰铺好了一切。
景琰会成为一个名垂千古的优秀君主。 
景琰会有一朝优秀的臣子助他治国。


景琰会有皇后,会有很多妃子,会有很多吵吵闹闹的孩子。
——景琰之后的人生里不会再需要他了。
所以他走得毫无遗憾。
 


所以苏胸最终可以以林殊的风骨,燃烧最后的生命替景琰换来未来多年的北境安稳,他又何尝不是圆满了呢?




>>苏胸的谎言和献祭似的付出



蔺晨:“你这个心,操的还真是长远。你这个病啊,好不了了。”

苏胸进京两年,用最后的生命完成了他的使命,达成了他的心愿。他留给了景琰他的赤子之心和一座盛世江山。
他会包容景琰的任性。
气急的时候他也会骂他:“萧景琰,你有情有义,可你为什么就没脑子?!”
 他会思考如何适当的锻炼景琰,同时又小心翼翼的替他挡开那些不堪入目的阴暗面。
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所以他不得不对景琰撒谎,从头到尾大大小小的事,他骗了景琰太多太多,谎言一旦开始了就再也无法圆回。 


他当时选择皇子的时候,只有景琰才会翻案是其中一个原因。当时情况下,所有皇子里,其实只有景琰才最符合他心目中皇帝所需的所有品性。所以不管看在大义还是情义上,他都想助景琰坐上天子的位置。但他也了解景琰,知道景琰不是搞政治的料,于是苏胸入京前,他已经替景琰把大梁的未来想好了。


因为年少时的羁绊,他对景琰是一种绝对的信任。为了替靖王弥补他政治上的缺陷,苏胸一直有在全盘计划。既然景琰本身不是治国好手,那就给他筛选出能成为助力的忠心大臣吧;景琰如果专心应对宫内的事,外族打进来怎么办?那就帮他看着吧。


所以他细心为靖王挑好下一朝的大臣。所以他最后说,这些年来,我一直有在关注大渝动向,这次出征我有十足的把握。

这些劳心劳力的事儿,其实每一件都在加速燃烧着苏胸的生命,他非常清楚。
他说“……这样任由靖王硬生生的踏入陷阱里,你觉得我这个病养好了,还有什么用?”
但是在景琰面前,为了不让景琰担心和感觉对不起他,他只好撒谎。 
“先生可是旧疾复发了?”
“不,我只是喉咙痒。咳咳咳。”
在景琰还不知道他是林殊的时候开始。一桩桩,一件件。从身体,到身份,到谋划的事情。


 


后来靖王终于得知他的身份,靖王默默的问,等事情完成了,你是不是就要走了? 
他说:“你现在身边不乏贤辰良佐,治国无虞,也总该让我歇歇了吧……过个三五年,我就回来看你。我们之间的感情,不会因为我见不着你,就维持不下去了吧?”
——他依旧在撒谎。他不想让景琰忧心。
说这话的苏胸其实心里很清楚,他的身体,根本不可能熬到来年春天。
靖王在经历了这么多的来自眼前这人的谎言洗礼后,很机智地问他,你的身体还好吗?


苏胸就这么打情骂俏的蒙混了过去。


景琰听出来了,所以笑着笑着……


眼眶就红了。
 


苏胸这种献祭似的付出真正伤得最深的就是景琰。苏胸死去一切就都结束了,可是活着的景琰呢?
假如没有这次的军情,一年后苏胸在琅琊山上与世长辞,他最后的愿望大概是:


别让靖王知道。


他想给景琰留下一个他还活着的假象,他不想让景琰为他伤心难过,为他分神。


苏胸对景琰,一直是“能瞒一时就瞒一时”。但是只有得知真相的景琰才会体会到,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折磨,叫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出征前一晚,皓月当空,已经服下冰续丹的苏胸来到城墙上温柔的笑着对景琰说:“你看,我没有骗你吧,蔺晨都说了,我的身体并无大碍,你就别再犹豫了。“
景琰:“……道理我都明白,只是以前我们都是一起上战场。我还从来没有,眼看着你出征,我却只能留在这里。“
景琰:“十三年的分离,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
景琰:“尽你所能,安然无恙地回来。我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好吗?”
他说。
他说,当然。

——但是你知道,你不会如期归来。 
——曾经被赐婚的一纸婚约,你对霓凰说:此生一诺,来世必践。那你这些年来对景琰的这许多诺言呢?

到了最后,你依然在骗他。
在林殊牌位前揭开红布,放下那颗珍珠的景琰,他一辈子再也不能解脱。
 

(卧槽这里简直全集大虐点,看到苏胸温柔的说当然的时候我泪腺就炸了)


 


>>多年后的景琰



最后一幕小皇太子和庭生在宫里嬉笑玩闹,静太后和皇后站在旁边微笑的看着打闹的小孩子,一派和睦。

——你看,没有你,我也过得很好。

萌大统领整顿了新军,请求皇上赐名。他想了想,提笔写下那人的名字。
只要他还在位,“长林军”就会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

——因为你永远活在我的生命里,与我的喜怒哀乐同在。

长苏。林殊。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





评论

热度(730)

  1. 可爱兔猫猫可爱兔猫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