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ilu

【利艾/让艾】艾伦变成了我妈2

2333可怜的让让子

水泥森林:

 #利艾/让艾#【艾伦变成了我妈】2XDDDD奇怪的一章哈哈哈哈就是感觉最近好久没撸管了哈哈哈哈哈哈【不XDDDD总之下一话稍稍走点剧情吧哈哈哈哈哈哈说不定结局会是3P呢但是谁知道呢【你XDDDD


2


 


 


“那家伙一直都没出来吃饭啊……呜!”突然粗暴起来的攻击让艾伦下意识的抖了一下,腰猛地软了下去。


“现在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吗?”


“呜、哈啊啊……对、对不起……”


利威尔惩罚性的拍了他的腰一下,接着用稍稍有些严厉的语气开口道,“知道做错了就拿出诚意来,好好地动腰。”


“嗯、嗯……”


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的少年慢慢的跪撑起身体,使劲咬着唇坐了下去。


 


 


该死、……妈的该死该死该死……!


我说这两个家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让在心底里狠狠地咒骂的同时抄起枕头,死死地盖在自己的脑袋上接着将两端压在耳朵上,但是隔壁传来的声音却还是该死的清晰的要命。


处男让·基尔希斯坦感觉自己快要抓狂了。


“啊、哈、利、利威尔先生……呜呜、啊啊啊、已经、……已经要射了……啊、那里、不要……!哈、放、放开……”


“啧、早泄小鬼。”


“哈啊啊、别、别再顶了、呜太、深了……啊、哈啊啊利威尔先生……啊、……”


“什么啊、叫的像是要怀孕了一样。喂我说你、给让添个弟弟怎么样?”


当然不怎么样好吗?!你们到底有没有常识啊亏老爹你姑且还算是个老师啊?到底在说什么异想天开的话啊?能怀上才有鬼好吧?还有那是什么老夫老妻的说话方式?!


“利威尔、利威尔先生我、……我已经、呜……呜、……不行了……”


我也不行了啊啊啊啊啊你们能不能稍稍收敛一些?!虽然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但是这个家不只你们两个人住啊?稍稍照顾一下别人的心情好吗?


“不行。”


“但、但是我……真的、……”


某人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带些哭腔并且口齿不清的厉害了,好像已经到达崩溃的边缘了。


“还真是难看啊,臭小鬼,只是稍微干了一下而已。”老爹其实你的职业是流氓吗?


“呜、……呜呜、哈……对、……对不……”这个时候就别道歉啦……啊糟糕我好像也快要射了。


“抱紧我。”等、都几点了还来?!


 


还没等让反应过来,隔壁就传来了身体撞墙的闷响,艾伦的呻吟也配合起撞击的节奏来。


“啊啊啊、……!哈啊啊救命、利、呜、……利威尔先生……!啊、啊啊……啊、慢、慢一点……哈啊啊……”


是啊啊啊慢一点啊啊啊啊墙壁不会被你们撞坏吗?!所以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火车便当吗?!


“呜、呜、……我、我真的……已经……不、不行了……呜……!”


撞墙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什么嘛……喂我说、谁让你射的啊?最近你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啊,根本就完全没爽到啊,我。喂,看啊、这里还是硬邦邦的啊,怎么办?说啊、你要怎么做来解决啊?”


啊——出现了,老爹的抖S之魂。这个时候肯定握着自己的某个部位拍某人的脸颊呢吧。


“对、对不起……我、……对不起……”


平时那个趾高气扬的混蛋低声下气的样子怎么说,还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啊?要是能当面看到就好了。


“对不起有用的话世界上也不会存在警察了。”


 


我握着自己仍旧完全勃起的阴茎来来回回的捅着只穿着一件衬衫瘫坐在地上微微张着腿的,胸口小腹以及下半身上都洒满了白浊的少年的脸颊,同时用脚尖轻轻地来回抬踩着他瘫软在地上的、乖巧而漂亮的阴囊,“喂、说啊,怎么办啊?”


“我、……”他在羞耻的垂下头的同时使劲往后躲着,喉结纠结的动了半天这才迟疑的开口,“我、用嘴帮您……那个……可以吗……”


我极力忍住嘴角的笑意,冷漠的开口,“做得到的话就来啊?啊对了、等等。”我抓起一旁的电动按摩棒扔到他怀里,盯着他不断颤抖着的瞳仁笑了起来,“把这个插进去再来。”


 


妈的、太爽了……


 


一开始艾伦那家伙一手握住我的根部,一手握住我的阴囊,将整根吞进去接着吐出来,然后再吞进去,接着抬着眼一脸可怜的看着我。


“还真是教训不够啊、口交技术这么差。”


“呜……呜呜……”


“用舌头画圈、不要光舔,别忘了还要吸。”


“嗯、嗯……”


可恶、这家伙也、太慢了吧?


我也被撩的心急如焚,干脆的抓过这家伙的头发就开始抽插了起来。


“呜呜、……!!呜!!啊、……呜!”


整根直直的抵到了他的喉咙口,让他猛烈地挣扎了一阵,半天才安分下来。


根本没办法说话的少年只得努力地含着我的任我随意的抽插,因为难受而稍稍垂下的眼睑下含满了眼泪,呻吟都跟着带上了鼻腔。


“慢、呜呜……利威尔先生……”被我欺负的开始掉眼泪的小家伙口齿不清的开口。


“啧、我还没射呢……”


等、………………诶?利威尔先生?


 


等等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莫名其妙的幻想的啊?!!让·基尔希斯坦跪在床上痛苦万分的使劲锤起了床。


“再给我努力一些啊?”


喂你们怎么还没停啊?!我真是……让只觉得自己欲哭无泪。


 


 


“你这家伙黑眼圈怎么这么重。”


吃早餐的时候老爹将报纸收起来的时候随便的扫了自己一眼,像找什么话题似的开口问道。


“……没事。”话说回来怪谁啊!“怎么就你一个人?另一个呢?”


“艾伦还在睡,一会儿我开车送他去。”


“哦,那一会儿也顺便带上我吧。我也想趁机再睡一会儿。”


对面的三十代男人抬头看了自己一眼,近乎于斩钉截铁的回答道,“你自己坐公车吧,车里没地方载你。”


“……哈?!”


要不要这么差别待遇啊?!


 


于是处男让·基尔希斯坦同学今天也万分苦闷。



评论

热度(95)

  1. _ailu水泥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
    2333可怜的让让子
  2. 残忍的人格君水泥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
    转啊,,,赞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