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ilu

教官(END)

泪目

三酱:

*利威尔教官背景


 


一眨眼时间,一个月又转瞬即逝的过去了。


调查兵团的下一次墙外调查的时间终于确定了下来,所以今天早上艾连和利威尔是难得的同时出门。


萝赛在分离的十字路口困扰得原地踏了半天的小碎步,一直很犹豫应该跟着谁。


最后她冲到艾连身旁扬起脑袋舔了下他的手之后,转身奔跑向利威尔。


对利威尔来说,面对即将到来的分别,他也早过了会表现出惆怅的年纪。


很平常的在训练营度过了一天,如常回到家的利威尔却意外地发现艾连已经回来了。


“这么早?”走进门的利威尔脱下带有训练营标志的外套。


掐着点从厨房走出来的艾连将热腾腾的红茶端到餐桌上,便走过去从利威尔手中接过外套。


“和上一次的任务内容差不多,实行的计划也没有太多的变动,所以下午就解散了。”艾连将外套挂好,蹲下身子挠了挠萝赛躺在地上翻露出来的肚皮。


三天后,调查兵团的队伍就会启程离开墙壁。


以往,从确定日期到正式出发之间,还会有段一周到两周的缓冲期。


这次的时间很显然有些赶,不过既然是和前一次差不多的墙外调查,在没有新兵加入的情况下的确不需要再进行多余的磨合。


“好香啊。”刚走到餐桌旁,利威尔就闻到一股诱人的肉香从厨房里飘了出来,转眼间就在屋内四溢开。


“糟糕我的烤鸡!”差点忘了这一茬的艾连惨叫了声猛然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向厨房。


一着急就会变得笨手笨脚的样子,果然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拉开椅子坐下来的利威尔,捧起茶杯,不由在心中地默叹。


本就没有经历过太多的风花雪月,自然也没什么机会触景伤情。


以士兵的身份相遇,就意味着最常伴随在身旁的不是死亡就是伤痛。


利威尔和艾连的小小恋情,依旧逃不过被鲜血和尸体所围绕。


区区分别在他们眼中,以经历过的所有痛苦作为评价标准的话,就实在算不了什么。


但这还意味着艾连短时间内就没有亲自喂饱利威尔的机会了,所以他很积极地做了顿极其丰盛的大餐。


日落时分,叶卡家点起了温暖的烛光。


当然,无论是利威尔还是艾连,脑袋里天生都缺少点浪漫细胞。


之所以会把蜡烛拿出来用,仅仅是因为艾连突然发现油灯点不起来了而已。


照惯例,两人在餐桌上都会讲点各种今天遇到的事情,大多是很寻常的小事。


比如谁谁谁又捣蛋了,比如谁谁谁的成绩有了不少进步,比如谁谁谁和谁谁谁在试图恶作剧的时候被逮了个正着。


利威尔的话题总是围绕着训练营和那群正值花季各种皮痒的训练兵,艾连每次都会听得津津有味,从来不会觉得腻味。


而艾连的话题种类就比较丰富多彩了,上到调查兵团的内部小道消息,下到邻里之间的闲文趣事,前者的讯息来源基本是来自韩吉,后者则是普通的家庭主妇。


如果是艾连也会觉得有趣的事情,他就会记下来告诉利威尔。


毕竟没办法做到如影随形,像这样将琐碎的生活碎片串联在一起的话,同样可以尽可能的了解到对方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埃尔文团长的发际线又后退了呢,真替他担心。”艾连将烤鸡的翅尖掰下来塞进利威尔的碗中,收回手时习惯性地舔掉了指上沾着的油渍。


“没什么好担心的,给他多送几顶假发就行。”每当这个时候,拿埃尔文的头发打趣在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叶卡家的全新传统,反正起头的肯定是利威尔。


愉快的晚餐时间,在途中遭到了打搅。


当敲门声响起第一声的时候,两人都觉得肯定是自己的的错觉。


离门比较近的艾连起身去开门,一打开门就看到了韩吉灿烂的笑脸。


“我没地方吃饭,收留我!”不请自来的客人,临时挤出了点可怜的表情。


“滚。”利威尔的回应再简单不过,丝毫不留余地。


但可惜的是,开门的人是艾连。


哪怕在利威尔的瞪视下,韩吉还是没能被真正的拒之门外。


“别这么小气嘛,你看,我把埃尔文的压箱货都带来了。”韩吉抬起手臂摇晃了下,酒瓶碰撞的轻响接连响起。


与其说是韩吉无家可归,倒不如说他是负罪潜逃。


自作孽啊……


这下,连艾连都有些后悔一时心软放他进来的错误选择了。


“这次那家伙又做了什么?”又不会真的动手将韩吉丢出去的利威尔,就像是忘记了刚刚的恶劣态度那样,很顺口地问。


“哎你不知道,埃尔文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都被我发现了还怎么问都不肯开口,简直可恶!”韩吉气愤地将桌面拍地碰碰作响,在利威尔警告的视线下收敛了些情绪,老实地坐了下来。


“既然他都觉得不想让你知道了,你还这么在意干嘛。”韩吉跟着埃尔文的时间,和利威尔相比只长不短,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不可能不知道。


“不!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从艾连手中接过餐具,韩吉道了谢之后就立刻转头正义言辞起来。


“团长肯定有他的理由……”瞥了眼韩吉放在地上的好几瓶价值昂贵的酒,艾连还打算在盗窃的罪名正式成立前尝试挽救。


“先开年份最小的那瓶。”反正事不关己,利威尔才不介意埃尔文会不会心疼。


“我瞧瞧。”受到了提醒,韩吉放下勺子开始检查起酒瓶上的标签。


还上去是不可能再阻止成功,至少努力过的艾连自暴自弃地走进厨房拿来了三个杯子。


 


闹腾了一阵后,饱餐了一顿的韩吉就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果断闪人。


真搞不懂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就算相识这么多年,总有些东西永远都不会改变,包括韩吉那谜一样的脑回路。


洗碗的工作轮到利威尔来,艾连将桌子擦干净之后就将垃圾拿出去丢。


萝赛安静地趴在地上,看着主人们走进走去,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她知道马上就是散步的时间了。


等利威尔关上龙头擦干净手,艾连已经准备好了大衣。


“走吧萝赛。”随着利威尔的一声令下,期待已久的黑色大狗激动地叫了声,立刻就热情地窜到了门口等待。


沿着郊外的小道缓缓前进,路灯为夜路增添了不少能见度。


相伴多年,不需要再去刻意的调整步调,两人就能做到自然而然的并肩而行。


今晚又是满月,圆润无暇的明月高高地悬挂在夜空。


夜风比起白天的时候,还是有很明显的降温。


艾连的体质不算好,利威尔又有些老毛病,两人顾忌到对方的身体,都不打算在室外久留。


繁星所汇聚的银河从头顶贯穿黑夜,就像是行走在银河的倒影上那般。


五年前,他们就是沿着这条路,第一次前往他们全新的家。


那时,艾连不紧不慢地推着利威尔的轮椅,整条路上除了他们外就不再有其他的人烟。


虽然一路上都没有太多的交谈,看上去有点沉闷,但只是因为都有些莫名的害羞。


单纯有两个人所构建的生活,足以被称之为家庭。


不曾拥有过家庭的男人,和一度失去了家庭的少年,或多或少的遗憾让他们都对应该如何维持好两人全新的关系有些茫然。


至今为止他们的优秀都体现在身为士兵的能力和对待巨人的态度上,这些经验可没办法成为他们生活上的道标。


正因为深刻理解经验的重要性,才对接下来的日子究竟会变成怎么样毫无头绪。


两人能够收拾出需要带走的行李连一个皮箱都放不满,在利威尔正式出院之前就由艾连一个人提前搬了过去。


也许他们应该谈论些有关未来的计划和期望,可是事实上却没有。


两个月的恢复期对于断腿的普通人来说,足以引来无数的惊叹。


但对于来说,除开他有意阻挠自我修复的那点小动作外,其本身愈合的速度和他刚能变成巨人时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减缓。


就算韩吉不明说,光是看他那副欲言又止的稀有表情就能猜得到大概。


应该说利威尔之所以会注意到艾连的自残行为,就是因为韩吉在他面前吞吞吐吐的提起了艾连的事又半天都没有说清楚的缘故。


即使如此,利威尔唯独没有对想要把戒指交给艾连的想法产生过半点的动摇。


对他们来说,真正想要的从来就不是所谓的天长地久。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用掌心替对方温暖脸颊,对于彼此颇为默契的行动,两人都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窗户的下方就摆着舒适的长椅,艾连很喜欢在午后坐在这个地方晒太阳,从小就是如此。


韩吉带来的酒还剩下不少,反正酒瓶都打开了,不喝光的话好像也有点浪费。


赤脚缩在长椅上,被拉开的窗帘束在两侧,干净的玻璃清晰地将外面的世界完整的展现了出来。


艾连其实不太喜欢酒的味道,不过好的酒喝下去一下子让身体暖起来。


要知道艾连现在的体温在平均线以下,一到冬天就会变得特别难受。


利威尔正好也是怕冷的体质,于是两个人就共同养成了偶尔一杯的习惯。


酒量很差的艾连,很快就倒在了利威尔的腿上。


泛红的脸颊散发着异常的热度,横躺在长椅上埋头在利威尔的大腿上蹭来蹭去的艾连很快就感觉到了无聊,他翻过身仰头安静了下面。


目不转睛地盯着利威尔的脸庞,艾连眼中的翠绿被雾气所打湿,看上去更加的清透。


“你似乎是有话要说。”一手挂在椅背上的利威尔,低下头。


“利威尔,我以前说过吗?”艾连没头没脑的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什么?”利威尔很耐心地等待艾连整理好头绪,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深刻的理解到和醉鬼计较毫无任何意义。


“恩……我觉得,能够遇到利威尔,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情。”自顾自嬉笑起来,艾连抬起手臂竖起手指从太阳穴的位置开始沿着轮廓描绘到下巴。


光是记住还远远不够,想要深刻在灵魂里的这份美好,被称之奇迹也不为过。


“我还以为在这点上我们早就达成了共识。”抓住艾连的手,利威尔轻轻揉搓着他掌中的老茧,这时他这些年积累起的岁月痕迹。


以前,一旦进行巨人化,艾连身上别说是新伤了,连多年前的旧伤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整体上来说,艾连是停止了生长,可是他的时间并没有就此停止。


度过的时间会在这些不太起眼的小地方残留下踪影,一目了然的那些伤口,依旧很快就会不复存在。


“是真的哦,我啊……利威尔!有流星!”说到一半的话语被突然的发现打断,艾连指着窗外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地催促着利威尔去看。


先是零散的一两颗拖着长长银白尾巴的流行从夜空中一闪而过,转瞬即逝地坠入地平线。


随后,就如同正片天空的星星都坠落了下来那样,世界仿佛是整个转动了起来。


足以震撼心灵的绝妙美景,就这样在两人的眼前。


这个世界永远都是这样的美丽,充满着各种匪夷所思的景物。


人类现今能够窥伺的还不过仅仅是一角,还有更多的神奇等待人类去发现。


我啊……还想和利威尔一起……


透明的泪珠,顺着眼角无声无息地滚入发丝之中。


艾连突然侧身抱住了利威尔的腰,将脸埋向他的腹部。


“头疼了?”利威尔清楚艾连的酒劲来得也快去得也快,对于他的举动倒也不怎么意外。


没有吱声,艾连只是小小的点了下头。


 


短暂的缠绵后,便是离别。


随着敲响的钟声,前门被缓缓地打开。


整齐排成长列的调查兵团,在无数居民的夹道欢送下再一次出发。


利威尔没有特意去送行,他还有做为教官的职责。


反正和以往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利威尔习惯了去等待。


当钟声再次响起时,艾连就会回到他的身边。


在那之前,利威尔只要忍耐住寂寞,如常的生活下去就行。


对,不会有任何的改变,至少他想要这样认为。


从人类领土范围离开的调查兵团,在埃尔文的带领下,似乎朝着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前进。


最初的一段路线还基本按照着计划,可是在中途的时候先头部队突然打出了路线变更的信号。


这一次的任务是侦察,前一次的成果中,找到了一个巨人聚集的可疑区域。


众所周知,巨人的确能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计划性,而且它们其中的一部分还拥有很强的模仿学习能力。


从这些年的调查中可以得出,看似无组织无纪律的巨人,其实也存在类似指挥者的个体。


这样的个体所表现出的智慧性几乎能和人类媲美,可能正是因为有一部分巨人原本就是人类的缘故。


由于思考方式的相近,反而使巨人的可怕不再像以前那般无解。


一般种和奇行种在个体情况下,对人类来说已是不足为据。


但是一旦有了指挥者,两边的情况就要难以预料得多。


这些能够命令其他巨人的特殊巨人,自身在面对现在的人类时,相对脆弱。


为了自保,指挥者们会聚集在一起行动。


韩吉认为这次的行动,就是为了打探它们的动向。


不设法将它们分散开的话,人类很显然会处于劣势,毕竟光是成群结队的巨人就很难对付了。


头两天的行程都还循规蹈矩,路上看到巨人就顺便处理掉,也没有中途多停下来休息以减少时间的耽搁。


至于为什么要赶,也许是担心巨人的临时据点会转移。


除了扎营以外的时间,全都消耗在了不偏不倚的快速推进中。


以前的调查兵团为了探索未知土地,不仅是分队行动,还是走走停停地阶梯式移动方式。


这种仿佛被死神所紧追的急迫感,让韩吉的坏预感持续增加。


终于,就在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到不行的时候,埃尔文突然做出了待命的指示。


到处都找不到艾连的韩吉,终于忍无可忍地冲到埃尔文面前: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很抱歉,那是艾连的要求。”埃尔文并不会为了这样的隐瞒而自豪,然而这样的牺牲同样不可避免。


猛然在不远处的森林间爆炸的光团,伴随着久违的咆哮声。


经常拿艾连做实验的韩吉绝不会认出,那就是艾连。


仅仅是一瞬间,韩吉终于醒悟了。


这次的任务绝非是侦查,而是用尽全力的歼灭。


树林中绿色的信号弹腾空的同时,埃尔文立刻将攻击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无论结果如何,艾连会死的答案都不可能会改变,他的身体会随着这次巨人化的结束而消亡。


意识到这点的韩吉,甚至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


原来没办法支持的是艾连,他终究是选择了在战斗中将自己所有的价值燃烧殆尽。


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韩吉却一度天真的以为那两个人真的就可以像那样平凡的生活下去,到头来这份期待说不定也不过是为了能让自己安心。


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浪费艾连的努力。


 


几分钟前,艾连在得到了指示之后,就先一步和现在所属的班脱离了队形。


身边的同伴都不是熟悉的104期伙伴,而是埃尔文临时安排的传令员。


“前面我一个人去,你们不要靠太近。”就算不是那么亲密,艾连还是不希望他们之中的谁会受伤。


接下来,就是艾连一个人的战场了。


并不是没有想象过,这样的一天会以怎么样的方式降临。


艾连不过是和往常的每一天那样,和萝赛亲昵的在一起玩耍。


大姑娘的爪子稍不注意就会变得很锋利,不小心被抓痛的艾连只不过是很自然地卷起袖子检查,就发现那道渗着血的伤痕没有愈合。


几天之后,艾连发现这道细微的伤口结成了疤。


反复确认了好几遍,艾连迟钝的意识到身体在颤抖。


不应该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他已经拥有了足足的五年时间。


可是在意识到即将结束的瞬间,艾连还是感到了恐惧。


没有任何的理由,仅仅是这具身体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了而已。


所谓的平衡,不过就是饮鸩止渴的自我安慰罢了。


布满裂痕的瓷罐,若是没有办法修补的话,迟早都会碎掉。


说白了,这就是个时间上的问题。


至少在最后的最后,艾连想要试着去达成利威尔交由他继承的信念。


与其以人类的身份腐朽,还不如就让自己成为能够为人类创造更多未来的踏板。


将掌侧置于唇边,明明以前总是能够毫不犹豫地咬下去,这次他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害怕。


艾连看到了无名指上的指环,这次他没有一如既往的在离开前取下。


从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太多的记忆宛如走马灯花般在脑中闪过,还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珍惜,却才发现其实这段感情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刻骨铭心。


以出生开始,视近在咫尺的死亡为终结,艾连的这一生遇到过许许多多的人,其中想要感谢的人很多,还让他抱有遗憾的人也不少。


但最后,都会绕回同一个人身上。


曾经艾连发誓过不会在对利威尔说谎,可最终他还是打破了自己的承诺。


连永别的话语都没有办法说出口,到头来还是这副让人可耻的懦弱。


只是艾连也存在私心,他从米卡莎和阿尔敏那里打听到了这次任务本来的真意后,就主动向埃尔文提出现在的计划。


而相对的,艾连请求埃尔文为他的情况保密。


如果还能再自私点的话,艾连说不定真的就能够选择留在利威尔的身边直到最后。


深呼吸一口气,艾连利用立体机动装置从奔跑的马背上纵身跃起,忽视掉身旁动作迟钝的巨人,猛地将自己抛向半空中的艾连用力朝着掌侧咬下。


 


有多久没有进行过巨人化了呢?


全身的四分之三都被滚烫的肌肉所覆盖,每一个动作都让艾连格外地吃力。


才刚开始没多久,身体却已经开始由内而外的钝痛,就好像四肢正在被什么沉重的东西一点点碾碎。


这可不行。


艾连咬紧牙关,他的使命是诱饵,同时尽可能的为后面的队伍清除些障碍,不能就这样倒下。


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思绪上,来分散疼痛的艾连,顽强地坚守着随时有可能溃散的意识。


是三年、还是四年……好像从利威尔受伤之后就很少在做过这种事情了。


眼球中的血丝逐渐浮现出,被巨人啃咬出的伤口还会冒出自我修复的白气,却同样也在快速的榨取艾连体内仅剩的生命力。


我一点都不想死。


从来没有放弃过争取自由的艾连,其实比大多数的人都要贪婪许多。


想要活下去、想要亲自走遍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想要看到重要的人们获得幸福、想要陪伴利威尔直到老去……


什么时候,连这种再简单不过的愿望都变得如此遥不可及。


或许是从他成为了怪物开始,又或许是从他的仇恨让他渴望起力量开始。


如果给他重新选择的机会,哪怕是明知道结果,他大概还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必须将巨人从这个世界上驱逐干净,就算是为了所爱之人,唯有这个他绝不能放弃。


事实上每个人的人生都像是走在一个个的交叉道上,无论是走向那条路,都必然要放弃其他的可能性。


艾连不会后悔,可是他也有权利留恋。


下半身的知觉消失了,艾连没有办法再迈开步伐。


艰难地转动眼球,他还能看到身披着自由之翼的士兵奋不顾身地朝着正前方的扑去。


失去了大部分的行动力,艾连只能凭借想要生存的执念来维持巨人的躯体不会立刻崩坏。


好想活下去啊……


不是和利威尔约好了吗?无论发生什么都一定会回去……


至少这一个约定我想要守住啊……


不断被啃食的庞大身躯,终究还是如同风化的岩石般倒在了地上,轻易就被掩埋。


等米卡莎顺利解决掉指挥者的时候,再回到艾连身边的韩吉所见的便是这样的景象。


失去了统领的巨人不过就是一群大个子的野兽,调查兵团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就将它们全数清除了干净。


可是哪里都找不到艾连。


不愿放弃的米卡莎,一遍又一遍地破开每一只尚未气化的巨人腹部。


在这样锲而不舍的努力下,米卡莎还是如愿以偿了。


表情异常安详,有着少年外貌的青年仿佛只是很放松的在熟睡,在那远比钢铁还要坚硬数百倍的透明结晶中永不凋零。


 


调查兵团回来的钟声响起得太过突然,没有人相信他们会这么快就返回。


可是随着城门的开启,一张张疲惫的面孔陆陆续续的相继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米卡莎风尘仆仆的出现在训练营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她和利威尔之间的态度一直不温不火,不过偶尔也会来家里做客,前提是艾连在场。


既然她会在明知道艾连不可能会在这里的情况下前来,那出了什么问题就一目了然了。


不需要再多的语言,利威尔留下了暂时离开的口讯就跟上米卡莎。


并不是猜不到……不,应该说是利威尔一直都知道。


从艾连离开前的不少举动中都能看出他在隐瞒着什么,谁让那孩子一直都不善于说谎,而事实上他也总能做到全心全意的坦诚。


所以利威尔想要给予他理所当然的信任,他们在愿意戴上戒指的那一刻起就宣誓过对彼此的忠诚和尊重。


利威尔一次都没有试图干涉过艾连的选择,他以为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但事实上,这个世界所能给予的,从来都不曾对任何人宽容过。


再见到艾连时,利威尔的确愤怒过,也许是对每一个人,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觉得不公平吗?是啊,这个道理早在地下街的时候利威尔就早已熟知。


韩吉执着的在一旁喋喋不休,对利威尔来说无论说得是什么都无所谓了。


艾连做出了选择,无论得到的结果如何,那都是他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所得出的答案,利威尔不会否认他。


抬起手,利威尔无言地轻抚上结晶的表面,不带半点温度的冰冷触感,深深地刺痛着男人的心脏。


至少艾连到最后都遵守了约定,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他终究回到了这里。


“喂四眼,我能带他回家了吗?”浓浓的鼻音,让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前所未有的沉闷。


没有依靠任何人的帮助,利威尔独自将一人高的结晶体用布包起来从调查兵团的广场上搬回了家中。


也许他的行为看上去很怪异,但他压根就不在乎。


“真沉啊艾连,你要是早点能这么重,我也不用经常担心你的身体了。”利威尔用着自言自语般的声音,喋喋不休了一路。


“汪~”一开门,萝赛就开心地跑出来迎接。


“我们回来了。”就像是平常回到家那样,掌心有些泛红的利威尔走入漆黑的屋内,背靠上门板如同精疲力尽般跌坐了下去。


迟到太多的雨点落在了昏暗的地面上,晕染开一团团深色的水渍。


 


就算人类在和巨人的战争中获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但散在世界上的巨人还没有被彻底的清除干净。


至此,这场结果已成定局的战争还未能大方的宣告终止。


为了能够更快的结束眼下的僵局开拓新世界,沉寂已久的利威尔重新回到了调查兵团。


阳光明媚的午前,还没有离开卧室的利威尔站在落地窗前调整身上的皮带。


慵懒地摇晃着尾巴的大狗跳上了大床,窝在透明的结晶块旁,固执地想要用身体来温暖另一位总在赖床的主人。


已经有些日子没能听到那清朗的声音呼唤自己的名字,让萝赛多少有些寂寞。


系上领巾,再从头到脚检查遍纽扣,将布料的褶皱一一抚平之后,利威尔拿起旁边椅背上的军绿色披风。


飞扬的自由之翼,时隔多年之后再一次出现在了男人的背上。


“虽然稍微会走远点,不过很快就会回来。”转身走回床边,利威尔说完便俯身在结晶的表面印下一个吻,不偏不倚地正对着沉睡在其中的青年双唇。


顺手摸了下萝赛的脑袋,昂首挺胸的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的房间。


和有些人想象的不同,利威尔没有获得任何的军衔,而是以利威尔·叶卡的名字成为了普通的一名调查兵团士兵。


为了达成两人共同拥有的信念,利威尔再次踏上了战场。


 


END

评论

热度(51)

  1. 抱抱君三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完结收藏室
  2. _ailu三酱 转载了此文字
    泪目